婁炳成 / 待分類 / 食有定數 婁炳成

分享

   

【4px集運地址】食有定數 婁炳成

2020-10-12  婁炳成

  勤儉節約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也是興國興邦的重要基石。新中國建立後,多次興起過“厲行節約,反對浪費”的運動浪潮。過去,國家尚在解決全民温飽問題之時,就十分注重這件民生大事;現在,全面實現小康,物質條件不斷改善,更應該傳承好艱苦奮鬥、勤儉節約的傳家寶,使之內化於心、外踐於行。

  在我國古代,直至現代民間,都有一種説法:食有定數。是説人的一生應該享受多少食物,是有“定數”的,即,命中註定多少就是多少,絕不會多一碗,也絕不會少一碗。下面,我要給大家講述的晉景公和鄧通的兩個故事,都很經典,有力地佐證了這一説法的可信性。

  晉景公夜夢長髮大鬼向他尋仇,第二天傳來巫人給他解夢。巫人直言道:“大王,您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,吃不到今年的新麥子了。”沒過多少時日,新麥子收割了,晉景公安排給他煮好新麥粥,並給他端到桌案上之後,便傳來那個巫人,對他説:“先生,你的話不靈驗,我馬上就可以吃到今年的新麥子了。”説畢,就喝來武士將巫人殺了。恰在這時,晉景公突然感到肚子脹痛,就顧不上喝新麥粥,趕忙去上廁所,結果一頭栽進糞池裏淹死了。晉景公本可以吃到新麥粥的,但他不僅沒有吃到,而且還死得很窩囊。——巫人的話十分靈驗,命中註定,晉景公就是吃不到那碗已經端到嘴邊的新麥粥!

  漢代有一個名人叫鄧通,是漢文帝的嬖臣,他別的本事沒有,只有一套阿諛奉承的本領,時常能把文帝捧得雲裏霧裏的,漢文帝十分寵愛他。有一天,文帝命令有名的女相術師許負為鄧通相面。許負説:“看鄧通的面相,他命會窮困餓死。”文帝説:“能使鄧通富有的在於我,怎麼説他會貧困捱餓呢?”於是將鄧通家鄉附近的大小銅山都賞賜給他,准許他鑄錢。鄧通因為給文帝吮瘡舔痔,得罪了太子。太子即位後就是景帝,便把鄧通革職,追奪銅山,並沒收了他的所有家產。可憐富逾王侯的鄧通,一朝落難,卻與乞丐一樣,身無分文,最後竟應驗了那位女相術師許負的話,餓死街頭。

  實際上,“食有定數”的説法,依然源於宿命論的觀點。北周無名氏的《步虛辭》講道:“宿命積福應,聞經若玉親”。古人認為,人一生的貧富、壽數等都受到既定的命運遭遇限制,無法人為改變,只有服從上天的安排才能積福除災。宿命論在古代最具代表性的説法,就是“生死有命”、“富貴在天”。雖然這種説法帶有客觀唯心主義的鮮明色彩,但還是具有一定的可信度,不可不察。

  北宋的大文豪蘇東坡,也很信奉這一説法,其素嗜食鴨,某次身染微恙,請了占卜師來給他算算。占卜師説,先生愛吃鴨,你一生可食鴨子數在三百,現已食至二百八十,從今而後請節制而食之,勿使滿定數。於是,東坡放慢了食鴨的節奏,思念鴨膳而不敢輕易嘗食之,直到定數只剩下最後兩隻。不料,有一次偶在友朋家做客,不慎又吃了一隻。於是乎,東坡在食鴨定數到達之前止步,過完了他無鴨的餘生。故事雖出典不明,缺乏考據,但説明了古人對於人一生“食有定數”的觀念是普遍存在的,即便是大師級的人物,也很在意。

  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之後的今天,物質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,尤其是隨着全面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,國人已經衣食無憂,特別是餐桌上的食物食品大為改觀。但隨之而來的又有了“現代文明病”,即高血脂、高血壓、高血糖的“三高”。從醫學的角度來説,罹患“三高”,與飲食和飲食習慣有很大的關係;而從社會性的角度來看,也可以説同樣如此。

  在我們的祖父輩及其以前,於漫長的時間裏,都過的是粗茶淡飯的生活,我們的遺傳基因裏,是對粗茶淡飯相適應的機體功能,突如其來的“錦衣玉食”與我們的遺傳基因發生了很大的矛盾衝突,迫使我們的機體功能在短促的時間內不得不去適應新的突變,就必然會出現紊亂,因而“三高”普遍而生,成了常見病,而且還趨於低齡化。

  “現代文明病”成為常態的出現,再次警示我們:食有定數。依我個人的親身體驗體會而言,也的確如此。我從剛邁入青年時代就開始涉足於酒,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學會喝酒至今,酒齡已達四十餘年,大約消費近十噸白酒。進入花甲之年以後,我每次喝個半斤八兩依然不醉,但一喝嗓子就會發炎,必得打幾天吊針才能好轉。於是我想,白酒於我,大概“定數”已到,不得不遠離,但酒癮難耐,便轉而只飲黃酒或度數較低的其他酒類,而少飲白酒了。

  對於許多患有“三高”的人來説,“管住嘴,邁開腿”是最佳的治療方法,但“邁開腿”容易,“管住嘴”卻很難。聖人云:食色性也。對於芸芸眾生來説,食色永遠具有巨大的誘惑力。然而,食也好,色也罷,隨着人體的漸漸衰老,所能享用的福報也在不斷減少。衣食無憂的人們,縱使是美食家,縱使是大肚郎,遍嘗而不偏頗,嗜愛而有節制,細水長流,才是不違“吃飯之三昧”吧?

  弘一法師寫的一幅對聯説:“人生猶似西山日,富貴終如草上霜。”意思是人生短暫,如夕陽即將西下,再怎麼美好也終將會結束;家財萬貫,也不過形同秋草之上的霜露,日出即消,風吹即落,終不能長久。這雖然是遁世之人的人生觀,但也有一定的道理。俗話也説,知足者常樂。廣廈千間,夜寢不過八尺;腰纏萬貫,每日不過三餐。欲窮盡天下美味,就好比是麻雀吃大豌豆,還得與屁眼商量。

  回顧我自己的前大半生,可謂是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;如今雖已年逾花甲,卻尚能酒飯,實屬難得。當下最要緊的,就是把握好那個“定數”,不暴飲暴食,不暴殄天物,以求上蒼賜予我之福報,緩緩消耗,得以綿延。故而,每與親朋好友聚會,見餐桌所剩甚多,揀能打包的統統打包帶回,不忌憚人會嘲笑。遙想當年,一代滑稽大師、文化巨人、朝中太中大夫東方朔,每遇武帝賞賜美食,不顧吃相醜陋酣暢食之,且脱下外衣,將剩餘之物盡數打包,帶回家中與老婆孩子繼續享用,被轉為千古美談。鄙人何人,豈敢遮面作假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